中国纪录片如何走出创作创新之路

龙腾影视 66 影视知识

  中国纪录片如何走出创作创新之路,纪录片产业的利好消息频出,让有关纪录片发展的话题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有人说,纪录片的春天来了。然而,越是在产业发展如火如荼的时候,我们越要冷静思考当下纪录片生产过程中存在的认识误区,梳理思路,才能使今后的路走得更加平稳顺畅。

中国纪录片如何走出创作创新之路-第1张图片-成都影视制作公司

  1、“小循环”机制掣肘市场互动

  根据调查,中国纪录片的投资70%以上来自体制内,由于投资观念和机制的困扰,始终没有形成一种良性的市场互动。粗放一点分类,国产纪录片的投入构成分为“官方投入”和“民间投入”两类。所谓“官方投入”,一般指政府投入或体制内传媒机构的投入。多少年来,“官方投入”的纪录片都采取一种“小循环”的运作模式,即投入—制作—播出—入库,形成一个周期,节目播出后的市场回收不在其中。

  这一运作模式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。投入多少,大多取决于对宣传效果的预估,而非市场回报额度的高低。播出、入库这种模式相对简单,省去很多成本核算、投入产出比测算等问题。久而久之,决策者习惯并满足于这个简单循环的模式,“纵容”了决策惰性和投资惯性,导致85%以上的纪录片生产基本游离于市场之外。市场看似近在咫尺,但由于投资机制的掣肘,让这咫尺之距,恰似万水千山之遥。

  而以民营企业投入为主的“民间投入”模式,也不容乐观。目前,中国纪录片市场尚未形成规模,为数不多的民营企业在市场外徘徊良久之后,逐渐演变成体制内传媒机构的“高级打工者”。这些让人看不清回收空间的资本投入,无法形成中国纪录片市场的有效生产力,使产业缺乏竞争力。

  2、题材单一使创作缺乏创新

  在近几年的纪录片播出以及学术评选过程中,很多评委与受众都有相同的感受,即中国纪录片多为历史文化题材,自然、地理、动物、科技等市场需求巨大的题材却少人问津。这一现象正好从选题类别的角度印证了“小循环”模式的弊端。历史文化类作品具有较好的宣传效果,体制内的决策者对此形成了一种“认知惯性”,从而使国产纪录片创作呈现出一种单一化倾向,造成选题分类缺乏创新。

  市场趋于饱和的文史类纪录片产能相对过剩,市场缺口极大的各种个性化、多样化的非文史类题材却“等米下锅”,这种“题材单一”的现象也在不同角度上反衬出纪录片市场不健全的现状。一方面,国产纪录片片源紧张,专业频道的播出选择余地不大;另一方面,又没有人愿意冒风险投资拍摄自然、地理等个性化需求强烈的题材。“究竟是蛋生鸡还是鸡生蛋”互为前提的怪圈,让投资者与创作者在不同维度上争论纠结。投资者抱怨,看不到具有投资回收前景的节目,投入无异于“烧钱”;生产者抱怨,没有一定的投入,如何让作品撬开市场的大门。就在这种怪圈的循环中,投资者和创作者之间抱怨不断,牵拉撕扯,举步维艰。

  3、创作思维模式化滞缓前进步伐

  2005年,中央电视台将倾力打造的12集文献纪录片《故宫》推上银屏,让长期萎靡的中国纪录片以一种全新的视觉呈现,博得了全国观众的一片喝彩。冷静的解说、唯美的画面,大气磅礴的展示以及纵横捭阖的气度,给很多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,也让中国观众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一种新的视觉模式,分享了一次由航拍、移动轨、摇臂加逐格拍摄、定焦拍摄、三维特技、情景再现等诸多当代先进电视制作技术带来的视觉冲击与快感,这也是中国纪录片首次全方位利用前卫影像手段为纪录片“烹制”的一道饕餮盛宴。

  这一特点让《故宫》很快蜚声全国,也让一些电视机构的投资者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,纷纷将这种模式运用于创作中。于是,中国纪录片创作迎来了“后《故宫》时代”,除了央视接二连三地推出大制作的纪录片外,有经济实力的各省市电视台也纷纷效法《故宫》,不惜重金,做起了画面气势恢宏、镜头呈现考究的文献纪录大片。这种势头并非一发即止,而是顺流而下,浩浩汤汤一直奔涌至今。

  然而,这种创作风格的绵延,却在以一种深沉的方式演绎着产业的浮躁。最近几年,在各种国家奖项的评比推荐中,效仿《故宫》风格的作品,几乎占据了送评作品的半壁江山。这几年征集的大学生纪录片作品,竟也有此类仿品出现。这些作品眉目相似,相貌相当,好像都出自一位撰稿、导演、一家出品机构之手。这种创作的模式化的思维成为近年来中国纪录片生产的一大痼疾,滞缓了产业多样化发展的前进步伐。

  4、学术与产业无法实现有效对接

  近年来,中国纪录片人以及研究纪录片的学者,参加各种国际国内纪录片创作论坛和学术讲座的机会越来越多,视野较几年前有了极大拓展。遍寻国内几家有名气的纪录片研究杂志,包括诞生于2011年的中国纪录片发展研究报告,上面不乏基于严谨调研而得出的很有价值的数据和颇具见地的观点。这些学术研究对纪录片的学术分析、论点论证更加客观,为中国纪录片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支持。

  然而,这些极具实践指导意义的前端学术研究成果,似乎并没有真正应用于实践之中。研究者辛辛苦苦埋头做的学问,只能成为几页“报告”,纵观全国各家电视台,目前尚找不出一块可供学术成果转化的实验田;而传媒机构依然我行我素,在并不平坦的纪录片发展之路上步履蹒跚,在选题、投入、实践操作方面遇到难题时纠结困惑,只得自己摸索发展路径。这主要是学术理论与创作生产无法实现有效对接所致,极大地浪费了研究资源和产业成本。

  综上所述,当下中国纪录片在投入、选题、操作、学术研究等方面尚存在认识误区,结果干扰了产业链的打造,形成了难以突破的瓶颈。要想改变这一状况,管理者就要转变发展思路,打破机制壁垒,该管的管好,不该管的就放手交给市场,这样一切才会变得顺畅起来。

相关内容:

中铁二十三局集团专题片拍摄制作

东方电气集团宣传片拍摄制作

四川航空三维动画宣传片

纪录片创作